Skip navigation
航運業戰略謀變

        自2008年四季度以來,國際航運業深受金融危機的影響,經歷了過山車式的震蕩。今年這種強烈的震蕩又給航運界和市場判斷帶來了分歧:一方面,樂觀情緒引來了新一輪的運力擴張;另一方面,市場需求的增速低于運力擴張的速度,使得航運市場陷入低迷。作為全球經濟的晴雨表,今天的國際航運業在復蘇的道路上波動起伏、曲折前行。

  危機之下,復蘇之前,航運界人士都清楚:航運業春天尚遠,仍需耐心等待。業界人士也清楚:航運業需要突破現狀、轉變戰略才能迎來新的春天。

  “三個發展”應對“五個不均衡”

  在“國際海運(中國)年會2011”上,交通運輸部部長李盛霖表示,目前航運業正處于“老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新問題又出現,新問題、老問題交織在一起”的時期,而且這種由新老問題交織所帶來的影響和沖擊越來越復雜。

  中遠集團董事長魏家福把這種新老問題交織在一起表述為“五個不均衡”:供需關系不均衡、成本收入不均衡、市場主體不均衡、利益訴求不均衡、利潤分配不均衡,認為這五大失衡的整體格局“深刻地影響到所有的航運企業。”

  魏家福分析說,過去幾年航運市場的持續繁榮和航運企業的充裕現金導致行業運力增長過快,過快增長的運力,使運價持續壓低,出現行業性虧損,導致一些企業破產。目前航運企業面臨著高成本和低收入的雙重夾擊。同時,航運市場的開放、透明,傳統的貨主如礦商、鋼廠、電廠、煤礦,以及銀行,甚至貿易公司,近幾年處于產業鏈不同位置的企業同時涌入航運市場、造船市場,造成市場秩序出現混亂。航運在整個產業鏈上處于相對劣勢地位,利潤分配不均使航運業失衡進一步加劇,利潤空間被明顯擠壓。

  航運業向來是高風險的業態,對于現代航運業,更大的風險在于供求關系變化所導致的運價波動,以及由此導致的財務盈虧的劇烈變化。魏家福認為,目前的經濟背景下,中國航運企業應對好機遇與挑戰,關鍵要立足于“三個發展”,以“三個發展”應對“五個不均衡”。

  一是理性發展。比如,大型企業要提高行為自律意識,從大局出發,從維護航運市場整體可持續發展高度,審視和制定經營策略,維護市場秩序,不引發市場惡性競爭;中小企業不能盲目跟風造船,該停止造船就要停止,避免過度投資、過渡投放運力。企業應該立足本職,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提高核心競爭力是根本。

  二是創新發展。當前經濟復蘇道路漫長,航運需求相對平淡,航運企業只能進行結構調整,從企業實情出發,對業務結構、產品結構、市場結構、客戶結構做一些新的適應性變革,以客戶需求為導向,推進航運服務創新,為客戶提供更多的延伸服務和增值服務,實現“雙贏”或“多贏”。

  三是合作發展。航運業是一個產業集中度并不高的領域,合作發展既包括航運業內部協調協作,也包括上下游產業之間的合作共贏。一方面,業內要共同維護行業秩序。在市場集中度最高的集裝箱運輸市場上,前20大船公司的運力比例不到85%,最大的公司也只有15%的份額。因此,任何一家公司對行業的影響力都是有限的,只有擁有合作的意識,才能聯手發揮企業的行業領導力,盡到企業維護行業秩序的基本責任;另一方面,大型貨主企業、航運企業應合理分工,加強合作。要進一步深化“國貨國運”,共同增強話語權,避免企業間同質化競爭和重復建設,這將有利于優化社會資源配置和保障國內航運市場平穩、健康發展,提高共同應對國際市場挑戰的競爭力。

  轉變方式調整結構

  李盛霖表示,目前航運業最突出的矛盾是航運市場運力供需不平衡。一方面,2002年以來,世界航運業高速發展,運力高速擴張,船東紛紛造大型船舶,國際航運運力大幅增長,航運企業競爭加劇,造成了供需失衡;另一方面,在全球通脹的背景下,航運企業經營成本呈直線上升之勢,尤其以燃油成本增長最為突出。市場運力供求的不平衡和經營成本的剛性上升,對世界航運業形成了雙重擠壓,導致目前航運業比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更為低迷的狀態。

  針對當前世界經濟復蘇緩慢,航運業面臨嚴峻挑戰,李盛霖指出,航運業要增強信心,立足當前,著眼長遠,努力推進航運業實現新的突破。

  首先,航運業要轉變方式調整結構。針對當前全球航運業面臨的嚴峻形勢,特別是當前運輸需求增幅放緩,新的運力不斷投入,運力供過于求的矛盾較突出,經營成本繼續上升,部分企業經營比較困難的情況下,國內的航運企業要立足于發展現代物流,推動集約發展降低物流成本,繼續加強船舶運力的宏觀調控,積極引導港口貨船、集裝箱運力的有序投放,千方百計緩解運力過剩的狀況。

  其次,全球的航運企業要深化合作共促發展。航運業發展的前景對促進全球經濟發展早日走出后金融危機時代影響巨大,任何形式的貿易保護制度單邊行動都會給航運業發展帶來負面影響,不利于經濟貿易的長遠發展。航運業是中國對外開放最早,開放水平最高的產業之一,中國航運業在開放中不斷發展壯大,國際競爭力不斷提升,有利地支撐了國家經濟和貿易發展。中國將堅定不移地堅持改革和開放,促進貿易投資市場化、便利化,推動區域和世界經濟一體化,與各國加強航運合作,本著互利共盈的原則,著力加強對水運市場的管理,為國際航運業共同營造和維護公平、透明開放的市場環境。

  最后,政府要加強監管,鼓勵發展技術先進、經濟安全節能環保的運輸裝備,加快淘汰落后運輸裝備,引導船舶向大型化、專業化、清潔化方向發展。

  擴大內需促進航運發展

  隨著居民收入的提升和消費觀念的改變,消費升級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個長期主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侯云春表示,中國明年的經濟發展將會靠內需來拉動。投資、消費和出口三大需求將出現兩減一升的態勢,其中投資和出口的增幅相對今年固定資產投資的增幅和出口的增幅都會有所減少,而消費則會有所上升。

  受中國擴大內需政策的影響,國內消費將成為中國航運市場恢復的關鍵點,國內消費品進口的上升影響全球航運市場的景氣度。

  1-9月,中國進口原油1.9億噸,同比增長4%;鐵礦石5.1億噸,同比增長11.1%;煤炭1.2億噸,同比增長1.9%;大豆3771萬噸;進口車71.2萬輛,同比增長26.6%。這一系列數據反映出中國國內投資需求和耐用消費品需求比較旺盛,表明擴大內需政策刺激下,國內進口持熱,為航運業帶來交易機會。

  對此,瑞信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表示,中國內需市場的強勁是因為這個市場涵蓋了10多億消費者。隨著新興國家的崛起,各國對消費的需求都將增加,各國的內需將會促進經濟的發展,是拉動大宗商品交易的最有力支持。

  長榮集團副總裁謝志堅也持同樣觀點,他表示 “十二五”規劃和航運業最為密切的就是擴大內需,發展國內的機場、鐵路、公路、航運、橋梁等基本交通設施,促進航運業發展,進而促進經濟發展。此外,他還認為擴大內需將會繼續刺激產業的轉型,對中國的服務和物流業帶來新的機遇,促進貿易結構的重新平衡。

  魏家福也強調“中國因素”將是引導世界海運業走出低谷的一個重要因素。他表示,中國“十二五”規劃調結構、轉方式把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從投資為主、出口為主轉向消費為主的調整,將會對中國的經濟乃至全球經濟作出重大貢獻。

 

 

Designed by 林曉峰 浙江11选5中奖新闻